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个人空间   海归俱乐部   海归微博    博客   海归交友   广告位价格   相册   实用查询   关键词   资料下载
海归论坛首页
工 具 条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注册 |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活动日历
Query failed: connection to 127.0.0.1:3312 failed (errno=111, msg=Connection refused).
主题: [转帖]忆淮海路 - 从汾阳路到思南路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点击进入海归聊天室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转帖]忆淮海路 - 从汾阳路到思南路   
狼协
[博客]
[个人文集]
[相簿]
[个人空间]


  
头衔: 海归元勋

头衔: 海归元勋
声望: 院士
性别: 性别:男年龄: 86
加入时间: 1970/01/01
文章: 24938
来自: 美国
海归分: 6039457

邀请到海归俱乐部



文章标题: [转帖]忆淮海路 - 从汾阳路到思南路 (1227 reads)      时间: 2017-2-26 周日, 18:21   

作者:狼协海归茶馆 发贴, 来自【海归网】

忆淮海路 - 从汾阳路到思南路

2017-02-24 10:12:05



华府拉都人


华府拉都人


首页 文章列表 博文目录

给我悄悄话


打印
(被阅读 3662次)


- 店面不知何处去,梧桐依旧笑春风

笔者最近写了“从嘉善路到钱家塘”,“上海的烟行”等几篇博文,大家反映:真好,谢谢,有劲,相当亲切,想起了很多往事,感慨呀等等。在此鼓励下,我当尽绵力,满足大家对过去的渴望。

淮海路,从汾阳路到重庆路一段,一般认为是老淮海路的精华所在。最繁华,最洋气,也是我们最怀念,最乡恋的地方。这一段,也正好和“襄阳南路文化圈”所说的文化圈,相对应。文化人一往北到淮海路,那就是这一段。笔者在此,是想竭力回忆当时这一段的淮海路,包括每个路口南北两边,洇润展延的商号和有关的趣味逸闻。大部份内容应是50-60年代的风貌环境布局。聊充诸君茶余饭後的助兴谈资。本文先写到思南路。以后有必要时,再续到重庆路。



淮海路汾阳路口东面的那一块地,解放时不知什么原因是一块空地。笔者小时候曾在这里看过“龚品梅反革命集团展览会”,“一贯道反动教会展览会”, “海关缉私展览会”等。当时是搭的简易棚。展品主要是照片加说明。1955年夏建成淮海中学。当年秋天,招收开门弟子,第一批学生。新房新窗,新桌新椅。窗明几净,好生阔气。后来改成教育学院。现在已拆平建了淮海国际大厦了。汾阳路东侧,还留有一些当年淮海中学的红墙和透窗雕花,可供牵记一二。

淮海路汾阳路口西面那一片,就是上海音乐学院。

对过淮海路东湖路口西面,大黑铁门内,是波兰领事馆。现在是东湖宾馆的分部。从东湖路淮海路口一直到杜美大戏院,两边没什么店,非常安静。东湖路新乐路口,在外面能看到假山上有个中式亭子的那套老式洋房,以前是杜月笙的公馆,现在成了东湖宾馆。杜美大戏院是一幢浅米黄色的两层小洋房,进铁栅门里是一个小花园,很洋气的。后改为东湖电影院。一度曾改为上海的第一家立体电影院。即要带纸制的红绿两色的偏振光眼镜,看画面里的人和物都是立体的。如电影里钓鱼,鱼从电影里的远处,顺钓鱼线蘯向摄影镜头。观众会有强烈的感觉,好象鱼要飞到自己的头上一样。很真实。到此观众往往大声尖叫起来,嚇一跳。然后是相视而笑。似大梦初醒:还好,假的。后来可能影片太少,眼镜又丢失太多,立体电影也就不了了之了。又改回东湖电影院。

淮海路东湖路口东面拐角处,有一家小小的百货店。往东过去就是天鹅阁西餐馆。只有一开间的门面。进去左边是几排火车座,右边走人。楼上略大。老板家住在陕西南路南京西路口东面一点的静安别墅里。程乃珊曾有专门文章介绍过天鹅阁和她的老板一家。天鹅阁的招牌上,有一只头向右手方向的,振翅欲飞的天鹅浮雕,上面覆盖着小块碎镜片。所以,浮雕照到太阳后,会闪亮反光。后来将小百货店并入,才稍大些。从天鹅阁往东即一家两开间门面的水果店。水果店的东邻,好象是一家金融商号。再过去就是襄阳北路了。听说有人在考试前,到天鹅阁叫一杯咖啡,看一晚上书。没人管的。

襄阳北路从淮海路到新乐路,好常时间是砂石路,没有铺柏油。两边没什么店。稀稀拉拉一二家。其中一家就是卖北方面食的店。卖面条和饺子之类的。后搬到现在的天津馆处,楼加一层,加卖炒菜,显然生意做大了。那时,新乐路经常在暴雨后发大水。水深及膝。不知哪里排水不畅。襄阳北路好久不铺柏油,也许和此有关。

襄阳公园以前是封闭的。只在西南角有一个正门。即使有后门,也不对外开放。周围都是黑色的强离坡(竹籬笆)。最里面有水池子和茶座。由于地段好,游人如织。四方来客,往往男的爱在这里喝茶看报,女的去逛淮海路。后来茶室下棋的渐渐多起来,竟发展成了上海的围棋手谈中心。陈祖德就读于位育中学。围棋事业就是从这个手谈中心起步的。嗨嗨,不可小看这平凡之地呦。襄阳公园门票3分,月票5角。月票即在当月可无限次的进出公园。这是1978年夏天的价钱。

襄阳公园门口往东,有一个书报亭。卖报纸杂誌的。再过去是二三家商店。其中有一家是文具店。还卖扇子之类。再过去就是淮海医院。以前好象叫徐汇医院。不是后来的徐汇区中心医院,两回事。那时,正门是开在淮海路上的。门口东侧是一个小报摊。后面是一家中和煙行。至于什么是“煙行”,请看我的另一篇专文:“上海的煙行”。煙行过去转角处是一家储蓄所。顺墙转过去,就是陕西南路了。

淮海路陕西南路西北角,第一家是熟食店。卖各式熟菜。酱鸭,白斩鸡,四鲜拷夫,五香豆付干等等。第二家是饭店。后来简化成点心店。桌子上铺台布的那种。比摊贩组织起来的合作社性质的小吃店要高一档。再过去是一家百货店。最后一家是花店。门口是42路公交车南向的站头。从此往北,过新乐路,到长乐路。一路上基本没什么店。干干净净。

过陕西路回头向南。路的东侧是维多利亚花园。即现在的长乐村。那是一群很精緻小巧的带一个小花园的西式连栋房,西式里弄。往南有二家门面是突出一些的店。好象是花店。再往南是上海琴行,卖各式乐器,钢琴,小提琴的。再往南是家合作社性质的小吃店。卖油条,豆浆,粢饭,面条之类的。桌子上是不铺台布的那种。门口是42路北向的站头。转角处是一家叫“利闻”的电器商店。这家店不但卖家用的电子管收音机的另部件,还卖单位用的扩音机,话筒等另部件。当时还没有电视机。所以,“利闻”就已经足够了。转过去是一家点心店。本来是一开间门面,后来扩充成二三间门面,改名叫“江夏点心店”。卖湖北的点心:豆皮,热干面,八卦汤(王八汤)之类。生意不错。往东再就是一大片草地。这一大片草地本来是法国总会的花园。解放后,法国总会改名为“干部俱乐部”。草地南部划出来建了一个有400米跑道的正规体育场,叫卢湾体育场。门开在西南角。里面经常有比赛。尤其是棒垒球比赛。有时放学回家路过,也进去看看。好象是不用买票的。后来在法国总会的南面,造起了花园饭店。体育场又划回归花园饭店所有,变回了草地。卢湾体育场就搬到建国西路陕西南路东南角,以前的外国公墓处。平坟建体育场。也就是现在的卢湾体育场处。

回到淮海路,我们的草地/体育场。这块地的南面和东面,是一人多高的矮树墙。外面是阅报栏那样的玻璃橱窗。一个个顺矮树墙而建,蜿蜒连绵直至法国总会。那要有300-400米长。当时叫“中苏友好画廊”。与现在叫“上海展览馆”,以前叫“中苏友好大厦”的大建筑群相呼应。画廊内展览很多照片,并予说明。再就是全本的“苏联画报”。正反两面一张张贴上,一丝不苟。经常更新。笔者在可能的情况下,一期不脱地去看。另一个类似的画廊在人民公园西藏路边,叫“科技画廊”。也是非常长见识的地方。

为了不使思绪大幅度切换,淮海路的叙述还是一段段的更好一些。我们仍回到襄阳南路口。

淮海路襄阳南路口东南角,是一栋土黄色的有些名气的大楼。北面有一块小草地。隔淮海路与襄阳公园相望。从西往东,小草地东,原是一家牛奶店。内有桌椅可坐,供应乳品,甜点,冰淇淋等,外国情调的。后来改为天津馆,加高成两层,卖北方饭食了。往东有一家小杂货店。再过去就是钱塘大厦。鞋帽店,第二食品商店的烧腊部,买香肠火腿咸肉的。到拐角是第二食品商店的糖果部,以前叫万兴食品商店,等等。拐过去后到东沿,即陕西南路。有一家卖西点蛋糕的。有一家永丰唱片行,经常卖一些特殊的音乐精品,音响器材等。后被搬至南昌路蕾茜饭店南面。再就是一家卖床上用品的大店。再美心饭店。饭店南是一家体育用品商店。以前是祥生出租车行,两开间的门面的。现在整个地块全拆完了。地空了一些时候,做了襄阳路小商品市场。因为地段好,生意非常兴旺。现在和日月光广场一样,改建成上海环贸广场了。谁如有老照片,那就很珍贵了。

南昌路从襄阳路到陕西路是一段奇葩。她和过陕西路的整条南昌路格调完全不同。东段洋气,这段本地气。本来是菜场。是否因钱家塘开发较晚才如此。这有待专家考证了。

淮海路陕西南路口的东南角,是一家公泰水果店。本来不大。往南是一家旧货店。说是旧货,档子还比较高。卖的多是一些半古董的精緻物品。后来地盘并给了公泰,成了公泰卖蜜饯闲食的地方。如加应子,桃板,瓜子等。冬天,公泰的糖炒栗子是走过的人都不忍不买的一绝。实在是又暖和又甜密。炒锅就架在路边。一锅黑沙子,加上生栗子。师付戴白手套,用一个大扁铲子炒。边炒边卖:炒完后倒入铁丝网过滤沙子。将栗子倒入一个大木桶里。木桶上面是两片半园的盖子,桶里面有棉絮保暖。一位小姐坐在桶边,前面一叠叠大小不同的纸口袋,按半斤,一斤,二斤等不同。好象装满即是,不秤的。好象也没人要求秤。旧货店往南,就是回力球场。解放后,改名“上海市体育馆”。这是“襄阳南路文化圈”的又一场所。我国第一个体育世界记录,陈镜开的挺举135公斤,就是在这市体育馆的一次体育比赛中产生的。当时刚有电视不久,上海只一个频道,第5频道。99.75兆赫兹。初期,自制的节目少,电视转播车经常停在市体育馆的外面,转播里面的体育比赛。后来,市体育馆又改名叫“卢湾区体育馆”了。也许,上海有了一个万人体育馆,叫“上海体育馆”。在华亭宾馆的对面。

陕西南路这个体育馆的南面紧邻,是一栋4层白楼。当初是饭店,下面是跳午厅。后来归体育馆,成了他们的行政楼和运动员的宿舍。笔者当初唸中学时,曾作为运动员,在此楼住过一年。当时跳午厅是饭厅。后来,跳午厅曾一度改成为旱冰场。即用4个轮子溜“冰”。对外卖票营业。但是嘈声极大。从这个大楼一直到复兴路口的陕南村,陕西南路东边,没有一家商店。很安静。

隔陕西南路的马路对面,南昌路口是蕾茜饭店。卖法式西餐。她们的蕾茜鸡,蘑菇汤,汉堡牛排(实际是牛肉饼)都很不错。往南是几家百货店。有一家后来是永丰唱片店迁入。生意依然兴隆。往南是一家卖广东芝麻糊的小店。再过去是一家黑木头房子的小百货商店。跨过一个弄堂口,是圣歌琴行,卖各式乐器。往南是一家旧货店。再是采芝村糖果店。本来只一间门面,后来北边的一家并入,成两门面。后来更与复兴路第一家的糖果店的后部打通,生生把路角的宝侖大药房给隔成了孤悬角地。转过去向西,第一家即是打通后的采芝村的南门。再过去就是上海大戏院(即上海电影院)。打住。回淮海路陕西路口。

公泰水果店的东面,是一家卖挑花刺绣的桌布,枱布,铺沙发上的布之类物品的店。说是一家,有三开间的门面。再过去是一条小弄堂,里面有一个公共厕所。弄口的东侧,有一家百货商店,有二楼。叫金刚公司。后来改名为上海市第二百货商店。等二百搬到了淮海坊两边后,这里又改成六一儿童用品商店。再往东,当时的房子向淮海路突出几米。第一家是一个小吃店,卖小笼包,馄饨,面之类。当时这家店出了一件轰动全上海的案件:一位医生吃小笼包觉得味道不对,发现肉馅里混有大便。化验后确认。乃报警。查下来是一位包小笼包的女员工,对工作日久生厌。于是移祸于顾客。破案后,作案者当然依法处理,但点心店也开不下去了,关门大吉。这家店走过去,在淮海坊西出口处,有一家中美煙行。再过去点,突出部结束。突出部现早已拆平。当时,突出部结束的第一家是大卷帘门一拉到底。是为哈尔滨食品厂的工场。第二家才是哈尔滨食品厂的门市部。一开间的门面。走过这里,浓郁的奶香扑面而来,不由得你不深呼吸几口。接下来,就可能神使鬼差地把脚移向右边的门市部。不买,闻闻也是香的。进去了,能一点都不买吗,于是。。。。。。再往东是各家商号,跨过淮海坊的主弄堂口,还是。后来这些店统统收齐,改为“上海市第二百货商店”,又开了二楼。东顶头是个小小的二公尺宽门面的“古今胸罩商店”。后来才搬到茂名路的东面。这时,房子又突出来了。突出后的第一家店是茶叶茶具店。茶品比较考究。到茂名南路口转弯角上是很有名的“老大昌西点店”。茶叶店东面的一家店铺本来不是老大昌的。后来并入老大昌,成为她的咖啡点心厅,楼上卖西餐。

顺老大昌转向茂名南路南向,直到南昌路口淮海坊南出口,有几家卖外国老货的店。远不如现在的喧哗。听说这些店,现在已成上海最时髦的旗袍中心了。对应这一段的茂名路东边,当时则没有一家店。唯有南昌大楼。现老大昌这一个角已全部拆掉,建成了永新百货。面目全非了。

从老锦江饭店到国泰电影院,中间曾有几家高档的对外商店,如做西装,卖皮鞋的。但由于解放后,外国人回国的不少,这里生意清淡。这中间有一个18层楼高的公寓大楼,住的也都是有名人士。

国泰电影院众所周知。她是上海的首轮电影院。即新电影面世后,上海市面上第一批放映的影院。当时还没有电视。76年主席去世时,9吋小电视机还是一般家庭的希罕物。所以当时,上电影院看一场电影,是一件不大不小的娱乐活动。国泰的座位分二档:票价是3角5分或4角一场。深红色的丝绒沙发软椅,座位也宽敞。夏天有冷气开放。幕布是紫红色的配金边花饰,相当气派。影片也清晰。音响也地道。象复兴路陕西路口的上海电影院,那就是二轮或三轮的电影院。放映的片子都是早就放过的。当时未来得及看而来补漏的。回头片重看的也有。票价是1角5分或2角一场。相应设施当然也简陋多了。电影胶片放的次数多了,划伤不清楚的地方很多,甚至于烧断片子的也不少见。但无论哪轮电影院,正规放映一天是4场:第一场下午2点,每隔二个钟头一场。第四场8点。若是生意好,加开早场上午10点,甚至早早场上午8点。有时加开晚场是晚上10点,午夜场半夜12点。这都是大概的时间。具体的要看电影票上的时间,或查报纸上的电影院广告。一般电影90分钟一场。分三到四卷胶片。放在如脸盆大小的金属胶片盒内。有时为了提高影片胶卷的使用率,经常两三个影院共用一套胶卷。那么,各个影院的开场时间就要错开了。甲院放完第一卷后,马上倒片,请跑片员骑自行车送到乙院的放映间,乙院马上拿出来,装上放映机准备放。一般影院都是两个放映机轮流放。以免中断不流畅。跑片员很辛苦。有时路上意外耽误,片子未及时送到,那么,影院只得开灯。观众从虚幻跌回现实,不免唏嘘喧哗一番,很不舒服。

国泰电影院茂名路一侧,有一个小门。进门就是楼梯往上。在小门的上方三楼,有一扇小窗口。那就是放映间。常见小窗口上垂下绳子,与地面的跑片员交换片子。当然,现在的影院不是这样的放映方法,也不会看见跑片员了。顺小门楼梯上去,二楼是一个很正规,很气派的弹子房。即斯诺克(Snooker)。有三四个球台。上面有方形的大灯罩。服务员身穿深色的西装小背心,白襯衫,打黑色的蝴蝶领结,毕挺的西装裤,锃亮的黑皮鞋。打球的人都静静的。说话都轻轻的。只听见象牙球相撞的声音。墙上有计分的绿色拨盘。我不清楚多少钱打一盘,是按盘算还是按时间算。

从国泰电影院顺淮海路往东,第一家是糖果店。很高级的。背墙都是大镜子,非常明亮。卖巧克力,糖果,零食等等,明显是为看电影的人准备的。我在那里第一次见到“龙虱”,一种非常象蟑螂样的东西。这能吃?能卖就意味着有人买。我没见到。我也不敢买。价钱还挺贵。

再过去就是一溜“金龙绸布商店”。占有整个国泰公寓那么宽。几乎什么料子的布,都能在那里买到。天天顾客盈门,应接不暇。布店东头是国泰公寓的弄堂口。里面有一个公共厕所。58年左右,锦江饭店内大兴土木。大量的土石车就从这个弄堂口进出。向明中学的楼顶,也进驻了高射机枪部队。枪口对准锦江饭店的上空,说是保卫外宾。

这弄堂口东面,是中华煙行。那是个很正规的煙行。老板就住在楼上。有一阵把东面的半个店堂划出来,放了几台缝纫机,开起了胜嘉缝纫学习班。再过去有一家襯衫店,专卖男式襯衫。很大,襯衫也很高级。有太多的花式,令人流连望返。再过去就是上海电影局的大门。过了大门,马路凹进去了几米。然后是一溜广告牌。再过去是皮鞋店,糕饼店。后者扩大成双门面,叫“高桥食品商店”。除了高桥松糕,最有名的是鲜肉月饼和肉饺。再过去转弯角上是大方绸布商店。

顺大方绸布店转弯向北,是一家合作社性质的小吃店,即现在的丰裕淮海店。再过去是一家小小的烟纸杂货店。再过去,房子缩进去几米,第一家是一家旧货店。里面多卖外国的旧货。笔者曾经在它的橱窗里,看到一个架在木支架上横卧的一个啤酒瓶。里面有一个用几十片木片粘成的一艘小小外国式的多帆帆船。粗看貌不惊人。但一想,这木片帆船是怎么放进去的?一琢磨,那是用一片片木片,从瓶口送进去再粘结而成的。这是何等功夫!那相当于内画鼻烟壶。正乃异曲同功!旧货店门口,是41路南向的站头。旧货店往北,是一个弄堂口。里面是老式的外国洋房。这一带,住有很多外国人。弄堂口北面有一家理发店。理发店北即是一个中学。好象做过12女中的前身。如今成了向明中学的分部。再往北的一片地方就建了新锦江饭店。

过瑞金路倒头向南,是向明中学。当时,在瑞金路长乐路路口东南角,是一栋老式三层洋公寓。住不少高知和外国人。底层卖傢俱。进门的南面是一家缝纫成衣店。上面是住家。后来这栋楼拆了,建了个6层新楼。上面是办公室,下面是中国银行。这一带还是外国人多。缝纫成衣店,后改成红宝石西点铺。铺后面,向明中学里面,本来是一个简易棚。木工间。一位年轻的木匠专门修课桌椅及木工杂活。后来拆了,改成为游泳池,对外卖票开放。建中国银行时也拆了。游泳池往南就是向明中学的正门。在长乐路上,在教学大楼中,本有一扇大铁门。是原来震旦女子文理学院的原有大门。不大开的。现在在长乐路上原长乐路第一小学的地方开了一个校门。不知是为建地铁而临时开的,还是永久的了。

过向明中学瑞金路的大门往南,就是一栋6层高的公寓楼。楼下是41路北向的站头。底下有一家外国式的食品店。卖牛肉,灌红肠,奶酪,色拉油等等外国人喜欢的食品。再过去是一家大傢俱店。傢俱店门口是上海外国语学院的接专家教授的站点。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来车接人。所以,早上经常能看到几位老头老太太在等车。好象是俄国人居多。顺带说一句:因为向明的前身是震旦女子文理学院。属于法国的教会震旦系统。1953年改为向明中学后,有法国教会背景的胡文耀是校长,我党的王子修也是校长。但名字排在胡的下面。至61年时还是如此。由于是属震旦系统,所以,向明现在是上海唯一学法语的中学。由法国领事馆安排法国教授来上课。

到瑞金一路淮海中路转角处,即是泰山文具商店。店很大很干静。向明的学生没少来此买东西。楼上是乒乓房。有二三张桌子可打乒乓球。顺淮海路东向,都是商店。直至思南路口。那是一个小花园,里面有一个公共厕所。现在,从向明中学到这儿的小花园,为了造地铁,已然全部拆光了。地铁通车后建成啥样,就不清楚了。

我们回到国泰电影院。在淮海路茂名南路路口的东南角,往南当时没什么商店。往东第一家好象是药房。再过去是永庆里的弄口。再往东,房子又突出来了。在突出前的那家店,以前是百货店。有一度改成为上海第一家无售货员商店。即类似于现在的超市。报上大力宣扬这是新式商业。说是无售货员,实际都在门口等各处看着。后来发现不符合当时的社会习惯,就偃旗息鼓,不了了之了。后来古今胸罩店搬来此地。

突出部的第一家店,是俄国大菜馆。专门卖罗宋大菜。后来一度改名为红房子西菜馆。后又改为上海西菜馆。有二楼餐厅。卖的就不清楚是哪国的菜肴了。但有“惯奶油”卖。往东是一家百货店,再一家卖绒线的店。再过去是人民坊。以前只知是条大弄堂。直通南昌路。里面是老式的洋房。房子各自为政,不对齐的,不象个里弄。里面曾开过几家家庭式的餐厅。中西式的菜都有。弄堂口东,即是很大很高级的人民照相馆。与南京路上的王开照相馆齐名。都是上海顶级的摄影师和设备。再过去,那里有个兰村饭店。后兰村不存,扩大改成成都饭店。往东,有一家花店,一家烟杂店,一家药房,转角处是一家童装商店。后改名马兰花童装店。又改名六一儿童用品商店。是金刚公司那儿搬来的?转弯角南是一家两开间门面的五金商店。直到南昌路,好象没什么商店了。

过瑞金路到对面北上,是一家二开间门面的中式糖果店。采芝村(斋)?稻香村?记不清了。淮海路瑞金路东南角是开瑞服装商店。专卖男装。从开瑞往东,店有点杂。先是有一家专门卖炊具,钢精锅,水壶,暖水瓶等的店。再是一家一开间门面的大同酒家。广东菜酒家。左手半边是卖烧鸭,烧鹅,叉烧等的玻璃厨房,穿围兜戴白帽的广东老师傅掌刀。右边窄窄的过道进人。里面两边都是火车座。也许还有楼上雅座。再过去有个绿野饭店。在转弯角上有几家店。以前好象联络后面的弄堂,开了个小小的商场。不久,里面的店即闭门大吉,只剩街面上的几家了。绿野后来没有了,改成了一家很大的新华书店。书店还跨过一个弄堂口。后来书店营业萎缩,挤进了一家沧浪亭。大同酒家也乘机扩充了。到如今,早已面目全非了。

淮海路思南路口东南的思南路邮电局,当时是仅次于北苏州路邮政总局的邮电局。解放前就是邮局了。楼上是电报房。电传打字机的声音终日不绝。似暴风骤雨,又似窃窃私语。楼下是全部的邮电业务。

那时候老百姓哪有电脑,更没有网络。打电报,打长途电话都要到电信局去的。打电报先要到柜台去填电报纸。那是红色的一张表。中文每个字翻成电报码是0-9的4位数字。所以每个字的格子是扁的。上面一条横行是用来填对应的4位电报码的。上面二行是填对方的地址姓名,下面一大片可以填内容。电信局把中文翻成电报码,发送到对方电信局,可能还要转到电信分局,分分局,然后打印出来,再翻成中文。放到电报信封内,由专门的送电报员骑摩托车送到家。一般要签字验收的。这样一封电报,按每个字4分钱收费。打长途电话也费事:先到柜台填长话单。一般是地点,电话号码和接电话人的姓名。柜台给你一个号码纸,以便叫你。你就到候话区的椅子上坐等。等接线员把对方电话叫通,把要接电话的人找来,到电话机前可以说话了。然后,柜台叫你的号码,让上几号小房间接电话。通话完毕,到柜台交出你的号码纸,柜台告诉你通话几分钟,按你的通话地点,算钱。交完钱走人。等半小时,一小时是常事。二,三小时的也不少见。有要紧事的人,往往就会坐立不安。后来才有数字显示,不用人叫。再后来弄堂口的公用电话也能打长途了。再后来,电脑上也能发Email了。再后来用Skype等等软件也能打长途,且不但是看得见的视屏电话,还免费。再后来手机也能打长途了,再后来。。。。。。电报电话这样的业务,就此寿终正寝,走入历史的午台了。

淮海路当时是走有轨电车的。有轨电车分前后二个车箱。前车箱带动力,称头等车箱。票价稍贵些。两边前后4个门。每次只开右手边的两扇。后车箱只是拖带,只在中间,两边各有一个门。 也一次只开右手边的那个。后车箱门大,挑担的农民可将担子带上车的。也许晃动稍大,票价便宜一分。后来统一了。司机站着开车。后来才装了个靠背。左手调档变速,右手绕圈管刹车。后来嫌噪声太大,全部有轨电车都拆走,换成了无轨电车,起名26路。票价是4分,7分,1角,1角3分4档。对应的公共汽车是5分,1角,1角5分三档。这票价保持了很长时间。淮海路这一段没有公共汽车。电车汽车当时都是一扇门旁边,有一位售票员。左手拿着木板做的小票夹,上面横列着各档票价的票子。右手拿着一个镀黄色的打孔夹。卖出的票上,在上车的站号码上要打个孔。下车查票时,就知道你是从哪站上的车,有没有坐过站。售票员身上背一个帆布挎包,内里是票钱。售票员管开关门及卖票。查验月票和报到站名。是非常辛苦的。尤其是上下班的高峰期。月票是一张贴有本人照片的硬卡。右手部贴有一张两个麻将牌大小的本月月份的号码。每月号码的数字和颜色,与上个月的均不同,便于查验。月票每月6元,通用于市内公交公司的各路电汽公交车。买月票,实际上就是买月票月份号码,贴在上月号码上就可以了。这月票月份号码在大部份烟杂店里都有代售,很方便。车上时常有便衣查票。车下在站台上,也时常有带袖章的查票员,专查下车者。这一切,当然,远没有现在的刷卡来的快捷高效。

思苽说的“襄阳南路文化圈”,的确文化气芬浓郁。大中小学密佈,知名文人云集,文化设施齐全,住房洋式的不少,实际住的外国人也多。怪不得跑狗场改造后要叫“文化广场”。那么,为什么这么多人爱回忆襄阳南路这一带呢?那就是文化圈里文化人多嘛。文化人爱风花雪月,感情丰沛,乡恋更强烈。自然,流淌出来的文字就会更多些了。

按马云所述,由于网络,电商的飞速发展,商业生态,办公生态,交通生态,银行生态等等,将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美国的大百货商店,如梅西(Macy’s),Sears, Target,Walmart等等都关闭了大量的门店。有的整个大Mall商场都关闭,那就是整个几十家商号同时都关闭了。上海的太平洋百货也不稳了。在美国,在家里用网络上班也越来越普通了。那么,建造的那么多的高楼大厦,开商场不是,做办公楼也不是,英雄将无用武之地。在家上班,公交地铁上下班乘客数量势必改观。拆那么多旧房造那么多地铁是否必要?逛商场,逛马路的人员流量减少,公交地铁乘客流量必定相应改变。也不需要那么多的银行网店了。城市改造思维,遇到了世纪新问题。有必要进行战略性的重新思考了。重新思考当然包括淮海路。拆旧容易建旧难。要建原汁原味的旧房,更是难上加难。我现在回去上海,直感到人非物也非,只有马路名还在。全国哪个城市几乎都一个模样。走在马路上,淮海路早先特有的风韵,已荡然无存。店面不知何处去,梧桐依旧笑春风。店我“相见不相识”,真要被“笑问客从何处来”了。以后拆旧房,尤其是标誌性的房,请手下留情,再思又三思。

光阴似苒,斗转星移。马路上的商店在不断地更新。所以,回忆只能相对应于某个时间段落。由于年代久远,对不感兴趣的店又记不住,加之乏于对应的照片参考,张冠李戴,甚至于记错的事发生都在意料之中。所以希冀各位知情人,老上海,不吝赐教,直面斧正。仅管是茶馀谈资,也让她力求正确,以免误人子弟,为盼。

可爱的老淮海路,魂牵梦萦的老淮海路,风韵不再的老淮海路。哦,可怜的新淮海路。

作者:狼协海归茶馆 发贴, 来自【海归网】












_________________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怒,罢似江海凝清光。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狼协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可以下载文件, 
   热门关键词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证号: 粤B2-2007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