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个人空间   海归俱乐部   海归微博    博客   海归交友   广告位价格   相册   实用查询   关键词   资料下载
海归论坛首页
工 具 条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注册 |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活动日历
Query failed: connection to 127.0.0.1:3312 failed (errno=111, msg=Connection refused).
主题: 雷士“水火”斗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商务 -> 海归黄埔军校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点击进入海归聊天室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雷士“水火”斗   
狼协
[博客]
[个人文集]
[相簿]
[个人空间]


  
头衔: 海归元勋

头衔: 海归元勋
声望: 院士
性别: 性别:男年龄: 86
加入时间: 1970/01/01
文章: 24938
来自: 美国
海归分: 6039457

邀请到海归俱乐部



文章标题: 雷士“水火”斗 (11347 reads)      时间: 2012-8-20 周一, 10:42   

作者:狼协海归黄埔军校 发贴, 来自【海归网】

雷士“水火”斗

“三把火”(阎焱)希望用上市公司规则约束雷士,但“长江水”(吴长江)要的是“家天下”,他更欣赏刘邦

摘要:就在两天前,雷士照明董事会明确拒绝了创始人吴长江的回归,理由包括吴长江涉嫌与经销商利益捆绑,在重庆万州经营房地产等。吴长江现在能做的,是召开特别股东大会,争取重返董事会。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南都记者陈伟斌摄

雷士照明现任董事长阎焱。IC供图

吴长江:阎焱是冷血的投资者,唯利是图。对他有利的就写到纸面上,不利的就口头承诺不兑现。

阎焱:吴长江没有信用,不讲诚信。就会打悲情牌、民族主义的牌。(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热烈欢迎我们的精神领袖归来”、“吴总,雷士因您而生,因您而名,欢迎归来”……8月的惠州雷士工业园内,满目都是热烈又深情的“挺吴”横幅。

吴长江坐下来,长叹一声,眼眶微红,深度疲惫。他刚刚和三四十名雷士照明管理层开完会,核心是要兄弟们坚守岗位,“雷士,我们都很爱他,我们就当他现在是个得了三期癌症的老人,哪怕只有一个月能活,我们也要尽尽忠,尽尽孝。”

在场一位老总先开始痛哭,而后所有的人泪如泉涌。

就在两天前,雷士照明董事会明确拒绝了创始人吴长江的回归,理由包括吴长江涉嫌与经销商利益捆绑,在重庆万州经营房地产等。吴长江现在能做的,是召开特别股东大会,争取重返董事会。

“如果所有的股东都不支持我回来,那我就要遵守游戏规则,离开公司。我输得起放得下,最多就是一无所有。”

“吴总走了,你怎么办?”刚刚递交了辞职报告的雷士副总裁徐风云答:“如果吴总一无所有,我也要跟着他去要饭!”

祸起“重庆”

5月25日,雷士照明突然发出公告:年近“知天命”的吴长江辞去雷士照明董事长、CEO职位,二股东软银赛富首席合伙人阎焱接任董事长,C E O职位则由三股东施耐德高管张开鹏替代。

其时,吴长江正协助调查———他曾以每年150万元薪酬聘请重庆一家顾问,合同期为三年,该顾问牵涉原重庆南岸区区委书记夏泽良案。

“19日我就告诉阎焱,我的一个顾问涉及到重庆的案子,要我配合调查,当时我在国外,他说,你回避一下,在国外不要回来。”(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他20日就叫我辞职,说是为了保护公司,保护股东,我让秘书写了一份辞职报告,只辞去CEO职务;他21日要我辞去包括董事长在内的所有职务,发了做好的一个标准版本来,叫我签字扫描再传回去。当时他说,只要你一回到国内,还回来继续做董事长、CEO,我相信了。”

离开轻而易举,回来千难万险。

自信的隐患

彼时的吴长江,有着一颗勇敢的心,控制欲极强,并坚信自己可以左右时局。

他有什么不自信的呢?上世纪90年代初,他放弃陕西汉中航空公司的“金饭碗”,选择南下创业;2005年,他不顾两位创业股东极力反对,坚持加大投入做大雷士,更以一招“以退为进”,在经销商的拥护声中,“请”走了意见相左的昔日伙伴。

接受软银赛富注资时,有人提醒他,这会不会“引狼入室”,埋下隐患。比如阎焱,投资少有失手,回报率极高,优异的战绩让他自信又自负。两个“爱控制”的人碰到一起怎么办?对此,吴长江说,“我是一个做事的人,包括高盛、软银赛富在内的投资者非常喜欢我,对我评价很高,非要我来做雷士不可”。

吴长江甚至出让了董事会席位,“我想我们是合作的关系,股份差不多,给董事会席位也没什么问题”,隐患由此埋下。

“长江水”和“三把火”

在2006年组成的董事会中,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吴长江拥有两个席位,而赛富亦有两席。在重大项目以及公司战略决策方面,赛富拥有优先否决权。吴长江想做的事,只要阎焱摇头就很难成行。

2008年8月,吴长江打算收购英国一家照明企业,在吴看来,10万英镑简直是地板价,但这一提议在董事会遭到了否定,理由是海外收购少有成功先例。最终吴长江个人出资收购了该公司,直到去年5月,该公司盈利后,雷士才将150万本金支付给吴长江。“现在一年能做几个亿,是英国排名前十的照明公司。”

对于吴长江来说,董事会想必不是令人愉快的地方。吴长江重义气,家族化甚至是江湖式的管理模式,让赛富颇为不爽。雷士照明与吴长江在重庆荣昌、万州所控制的工厂签订了价值上千万美元的代工协议,被赛富质疑“利益输送”。

吴长江较为随意地给经销商授信额度的做法备受诟病,仅2011年,雷士给经销商的授信多达4亿元。他不顾董事会的反对,坚持对“兄弟们”的承诺,“给别人多少奖金、给人多少股票,董事会不同意,我给”。有人说,吴长江在雷士就是“一言堂”,霸气十足。

雷士人都知道,“长江水”和“三把火”(阎焱)“水火不容”———阎焱希望用上市公司规则约束雷士,“不要背着董事会行事,不要把公司据为己有,公司不能给他乱搞”。

但吴长江要的是“家天下”,他欣赏刘邦,“刘邦带兵打仗不如韩信,治理国家不如萧何,出谋划策不如张良,但是他能把这些人团结在他下面,帮他打天下,我认为刘邦更了不起。”

施耐德入股:阴谋还是阳谋?

去年7月,施耐德以4.42元港元每股的价格入手雷士照明近3亿股,约占公司股份9.2%,同时被允许进入雷士中国分销网络并在工程销售领域进行合作。

“因为他(施耐德)看中的是雷士最值钱的销售网络,雷士为什么选择了施耐德也是看到了他在工程领域的资源,资源共享,优势互补这就是双赢,我相信雷士未来会发展得更快更稳”,为引入施耐德,吴不惜卖了9000多万股雷士股票。吴长江说,“现在看来,我当时太过自信,太理想化了。”

随着施耐德以溢价12%的形式入股雷士,赛富和吴长江控股比例分别稀释为18.48%、18.41%,两者地位未发生变动,施耐德成为第三大股东。

吴长江和阎焱的矛盾在引入施耐德后加剧。“去年底,他们多次提出要把我管市场营销的副总裁换成施耐德的李瑞;今年3月又提出来,说董事长和C E O不能由我一个人担任。雷士的优势就在于渠道,他们换我的人,想分权。”

施耐德是否存在吞并雷士的“阴谋”?吴长江说,这是个伪命题,施耐德明明是“阳谋”,“施耐德看中雷士的无非就是渠道,大家心知肚明。但是,我才是个开车的人。不管是赛富的阎焱还是施耐德,他们都只是搭车的人”。

供应链告急

吴长江辞职后,施耐德高管张开鹏接任C E O一职,施耐德中国总裁朱海任危机管理小组组长。6月5日起,施耐德便以让雷士实现规范化管理、实现由人治转向法治为名,在财务、生产控制系统中“安排人手”。

“我和朱海说,你做这些也没错,但第一,时间点不对,我离开只是一个偶然;第二,下的药过猛,我一走你就派高管进来,审计查账,在会上批评‘人治’。雷士能做到今天,超越了许多世界知名公司,如果这是人治,那也是非常伟大的人治。朱海也承认。”

雷士员工在现任CEO张开鹏的办公室门口挂上“施耐德滚蛋”的条幅,并写下“敦促书”,强烈要求张开鹏离开雷士。受到同等“待遇”的还有施耐德委派的雷士副总裁李瑞,他也在办公室遭到了雷士员工的围堵。

经销商则扬言要和雷士停止合作,在惠州自立门户,成立新品牌。

最新的消息是,雷士的50多家供应商中,有40家左右提出“断供”,明确表示结清

货款,停止合作。雷士惠州工厂现已进入半停工状态。南都记者与五金分厂负责人交谈时,一个员工走过来,手中拿着毛坯问道:“老大,没材料了,怎么搞?”

这对雷士的正常运转无疑是致命打击———想象一下,一部手机哪怕是少一颗螺丝,都无法出货。正常情况下,雷士需要重新寻找供应商,从考察工厂到选型、多项测试,没有两三个月时间根本无法完成。

在董事会看来,供应链告急,雷士濒临瘫痪,即便不是吴长江主使,也必定获得了吴本人的默许。

“我希望他不要搞破坏就行了。他的弟弟吴长勇,现在不让我们发货,有订单也不发货;把(施耐德)高管办公室的门封上;组织罢工,他就是要把公司搞垮。”阎焱的语气中甚至有一丝愤怒。

还是“重庆”

阎焱说,现在作出的吴长江不回归的决议,是董事会全票通过的。

而吴长江被抓住的“小辫子”,还是在“重庆”。

去年年初,重庆南岸区招商引资,吴长江在董事会上提议将总部从惠州搬到重庆,遭到否决。

董事会只同意雷士在重庆成立销售公司,投资额度2亿元。但重庆开出的条件是,必须投资10亿元,才能给予税收等诸多优惠政策。

“政府说,你们买块地,建总部大楼也算投资。我不想违背董事会的规定,也想满足重庆的要求。如果整个事情说我有错,那就是错在我以为董事会不会再给8个亿了,就自行找了个第三方公司,投资8个亿在重庆建了总部大楼。”

2012年春节过后,吴长江启动了搬迁行动。搬迁员工工资上调8%,还增加了住房、伙食和交通补贴。

董事会非常不满。“你回家时发现家不见了,这就像你家人在没跟你商量的情况下搬走了。”阎焱说,迄今为止,吴长江仍不愿意将他与重庆的合同交给董事会。

据调查,雷士总部搬迁换来的南岸区总部大楼地块所有者为香港无极照明。工商资料显示,香港无极照明公司注册于2009年,股本7亿港元,吴长江之妻吴恋为董事。2010年10月,吴恋辞任董事,几经辗转,无极照明所有权现已转到一个名为邓文杰的人手中。

吴氏夫妇在重庆还有更多乾坤。2009年11月,吴恋与人合伙,在万州区注册了重庆雷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万州拿了两块地,紧靠万州区行政中心,共200多亩。

雷士董事会设立的调查小组称,由于雷士在重庆万州设立生产基地,吴长江获得一个在万州开发房地产的优惠机会,吴长江将此机会介绍给了雷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与雷士照明毫无关联,但是吴长江妻子曾是该公司股东。董事会说,“本公司不应当接受这一机会去开发万州房地产。”

能否回归

一个月前,吴长江说,“谁想赶走我都不可能!”但现在,董事会的大门已经向他关闭,他唯有以大股东身份,召开特别董事会,这是最后的一线希望。

“董事会的公告,完全是睁眼说瞎话!那个调查小组受阎焱的操控,哪有什么公信力?!”吴长江说,近期,他将召开特别股东大会,重新投票改组董事会。

他有多大胜算呢?目前,赛富、施耐德和高盛等基金的持股比例高达43%,而吴长江只有19%.

“哪怕只有5%的股份,我也不怕!”吴长江说,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只有他能把雷士做好,“让雷士股东来投票,决定我是否回来,包括中小股东。如果股东用脚投票,都不让我回来。那我会遵守游戏规则,退出。”

沉思片刻后,他说,自己输得起放得下,“大不了一无所有。我刚来惠州的时候,也什么都没有。”

吴长江:引入资本就像结婚,最好先谈个恋爱

南都:您到底是主动辞职还是被逼下野?

吴长江:我5月19日告诉阎焱,我的一个顾问涉及到重庆的一个案子,要我配合调查,当时我在国外,他说,你回避一下,在国外不要回来。

他20日就叫我辞职,说是为了保护公司,保护股东,我让秘书写了一份辞职报告,只辞去CEO职务;他21日要我辞去包括董事长在内的所有职务,发了做好的一个标准版本来,叫我签字扫描再传回去。当时他说,只要你一回到国内,还回来继续做董事长、C E O,我相信了。

南都:那为什么董事会最终没有让您回来?

吴长江:完全是我和阎焱的个人恩怨。当时他要我不见媒体,不写微博,结果他自己见媒体,写微博,无中生有,指责我。不断挑刺,不让我回来。他自己又没有方法管理,就是拿员工、股东的利益泄私愤。

南都:现在员工罢工、供应商断货、经销商另起炉灶,难道不是为了挺你吗?

吴长江:为什么经销商和员工这么生气,是因为董事会对他们有承诺,白纸黑字都不兑现,这是对他们的不尊重,他们的意见被漠视了,他们感到绝望。

我一直都在阻止(闹事)。我也和供应商努力沟通,让公司正常运作起来。

南都:您怎么评价阎焱?

吴长江:冷血的投资者,唯利是图。对他有利的就写到纸面上,不利的就口头承诺不兑现。

南都:从董事会的角度出发,希望公司形成规范的治理结构有错吗?

吴长江:雷士能做到今天,超越了许多世界知名公司。你说我们这是运气好吗?你说我们团队都是草莽吗?如果这是人治,也是非常伟大的人治!小平同志不是讲,黑猫白猫,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我这只猫,每年给你咬到这么多只老鼠,你说我这只猫是没有受过西方教育,是一只中国的土猫,这不对。西方管理有他的优势,中国式管理也有他的长处。

南都:您现在只有19%的股权,但赛富、高盛、施耐德加起来约占43%,您召开特别股东大会,赢面多大?

吴长江:我也在考虑增持。

现在董事会不让我回来,我至少可以以大股东的权力,召开股东大会。只有我才能把这个企业做好,如果他们不信,可以不投我的票。如果所有的股东都不支持我回来,那我就要遵守游戏规则,离开公司。我当年也是一无所有南下的。

南都:输了怎么办?

吴长江:什么是输,什么是赢呢?不能以金钱上的盈亏来衡量。就算是我没能重新回到董事会,起码给广大创业者敲响了一个警钟。

南都:您最想和创业者说什么?

吴长江:(引入资本)就像结婚,最好先谈个恋爱,谈久一点。可以的话,甚至先试个婚。不要因为饥渴,是个女的就要。

阎焱:一切都是吴长江干了不该干的事情

南都:您之前一直表态说,欢迎吴总回归,为什么现在董事会最终却认为,“重新委任吴先生为本公司董事长及董事并不妥当”?

阎焱:我之前和吴长江明确提出了三点要求:第一,必须跟股东和董事会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第二,处理好所有上市公司监管规则下不允许的关联交易;第三是必须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他自己没有履行对这三点的承诺。

吴长江去年和重庆南岸签的合约(将雷士总部从惠州迁到重庆南岸区),到现在,合同也不给我们看。

不光是我,我们的独立董事也不同意他回来,现在的决议是董事会全票通过的。

南都:雷士股价暴跌,内部人心惶惶,目前这么糟糕的局面是谁的责任?

阎焱:现在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吴长江干了不该干的事情,受到了中纪委的调查,怎么变成了我们和施耐德要把吴长江赶走,真的是与事实完全不符,实在滑稽透顶。

我真的不理解为什么我们这个社会道德中,这么缺乏对与错,好与坏的基本判断;置事实于不顾,用民粹主义的口号来掩盖一个基本的对与错的问题。

南都:吴长江说,他19日就告知了您他配合调查的事情,但您25日才发出公告,联交所正在调查此事,或涉嫌操纵股价。

阎焱:这是完全没有根据的事情。香港的法律非常透明,你可以自己去查,有没有这回事。我没有买过一股雷士,也没有卖过一股,怎么操作股价了?他这么说是刑事犯罪。(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南都:吴长江上周五回到雷士惠州工厂,安抚管理层,希望让工厂正常运作起来。

阎焱:我希望他不要搞破坏就行了。他弟弟吴长勇现在不让我们发货,有订单也不发货;把(施耐德)高管办公室的门封上;组织罢工,他就是要把公司搞垮。

南都:但是雷士照明是他一手带大的亲生子,“虎毒不食子”。

<NX><AdSame>
<NX>

阎焱:你问问他,现在他手头还有多少雷士的股票?!他把雷士的股票都质押出去,投资矿山,你问问他欠了澳门赌场多少赌债?从今年上半年以来,他在公司经营上花了多少时间?有这样对自己孩子的?

南都:您怎么评价吴长江?

阎焱:没有信用,不讲诚信。就会打悲情牌,民族主义的牌。

南都:吴长江在召集召开特别股东大会,投资者将投票重选董事长。您有多大胜算?

阎焱:我们肯定能赢。

雷士内斗记

1994年

吴长江成立惠州明辉电器公司,总资本10万元。

1998年底

吴长江以100万元的注册资本在惠州创立雷士照明。

2008年

引入赛富及G S.

2010年5月

雷士照明在香港主板成功上市,股份代号:2222.

2010年6月

雷士照明以25.18亿元的品牌价值入围“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列行业第一。

2011年7月

雷士引进施耐德电气为策略性股东,股份占比9.22%,成第三大股东。

2012年5月2 5日

雷士公告吴长江辞去所有职务,阎焱接任董事长。

2012年6月19日

雷士发布公告称公司开始对吴长江被查事件展开调查。

2012年7月9日

阎焱对吴长江的回归“约法三章”。

2012年7月12日

吴长江返回重庆并发布微博回应,称绝不接受阎焱的“三点条件”。

2012年7月13日

雷士员工开始全国范围内的停工,力挺吴长江回归。

2012年7月2 5日至今

董事会审议吴长江回归无果。经销商欲另立新品牌。

南都记者汪小星 实习生彭琳 黄河 发自惠州



作者:狼协海归黄埔军校 发贴, 来自【海归网】












_________________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怒,罢似江海凝清光。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狼协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商务 -> 海归黄埔军校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关键词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证号: 粤B2-20070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