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个人空间   海归俱乐部   海归微博    博客   海归交友   广告位价格   相册   实用查询   关键词   资料下载
海归论坛首页
工 具 条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注册 |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活动日历
Query failed: connection to 127.0.0.1:3312 failed (errno=111, msg=Connection refused).
主题: 我的歌剧启蒙(附歌剧Madam Butterfly中的咏叹调:Un Bel Di)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高山流水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点击进入海归聊天室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我的歌剧启蒙(附歌剧Madam Butterfly中的咏叹调:Un Bel Di)   
狼协
[博客]
[个人文集]
[相簿]
[个人空间]


  
头衔: 海归元勋

头衔: 海归元勋
声望: 院士
性别: 性别:男年龄: 86
加入时间: 1970/01/01
文章: 24938
来自: 美国
海归分: 6039457

邀请到海归俱乐部



文章标题: 我的歌剧启蒙(附歌剧Madam Butterfly中的咏叹调:Un Bel Di) (5421 reads)      时间: 2010-11-26 周五, 16:54   

作者:狼协高山流水 发贴, 来自【海归网】

“说来话长---想当年。。。”(Beijing Opera 《沙家浜》中沙奶奶的唱段)。老狼在米国读计算机时有个同学,狠漂亮。漂亮到什么程度呢?我们系的一个教授,记得好像是教 Computer Architecture 的,年轻英俊,才华横溢,幽默多金,她当时是我们系的博士生,人很聪明自不待言,结果就被这哥儿们爱上了,拼命追她。后来追她的还有几个名人。。当然她都没有答应,此为后话。老狼当时在路上第一次碰到她的时候,当时就眼睛一亮:不但盘儿亮,而且那个中国人少见的波涛汹涌。。老狼当时是学生会主席,通知了她晚上放电影《红高粱》,就流着哈喇子跟身边的哥儿们说:“这妞真TM漂亮,追她!”

这当然是玩笑话。事实上,后来她跟老狼成了极为要好的朋友,就是所谓的红颜知己,但却一直没有过线,特纯洁的那种。其实我常到她家玩(她当学生的时候就自己买了房子,那时候还不多见),完了就在她家住。出去玩的时候,为了省钱,也是在一个房间睡。但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暧昧的事情。以至于她好几次问:为什么我们之间没有发生点儿故事呢?我想,也许是我太珍惜这种友谊的缘故吧!

我后来回国几次,路经香港的时候,她都让我到她妹妹家住。她在香港的两个妹妹事业都很成功,我都在她们家住过。一个妹妹的房子就在香港影视大鳄邵逸夫旁边,我就不必描述其豪华了。这里我要说的是她的另外一个妹妹。她的这个妹妹当年只有24岁,大学毕业才两年,年轻貌美,白手起家,创业成功。当听说我到了香港,她热情地邀请我到她家住,派司机来接我。车来了我一看,喝,劳斯莱斯。车子一路上山,到了我一看,哇,依山傍海:她的房子就在香港的半山,大家都知道那是香港富豪住的地方。晚上喝酒的时候我问她的目标,她踌躇满志,说:“One of the Fortune 500 in ten years”。她估计是因为是上市公司,在金融界老跟西方的“主流圈子”打交道的原因吧,后来我喜欢上的歌剧,就是从她那里听到的。

过了两年,她的公司在三个地方上市(记不清哪三个地方了,好像是香港,纽约,伦敦吧),在中国大陆开了分公司,我那个同学去当了总经理,还雇了老外去做她们的高管,当时在她们公司也聚集了一大帮我们的朋友做高管,非常热闹好玩。她们在中国大肆收购企业,啤酒厂什么的。公司好像在外滩,住的地方在古北新区,我去上海的时候也住那里。

但后来她的公司发展并不顺利,据说是遭受了比较严重的打击。严重到什么程度,我没有打听,估计属于灭顶之灾那种。但我听我同学说,她心态很好,原因是她去听了当时在美国比较流行的一个课程(她后来来纽约了),叫 Landmark Forum的,推荐我也去听。有一次我上她们家玩,在那里听了一些音乐,让我听傻了。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音乐,忙问这是什么?答曰歌剧。记得当时听的第一首就是 Madam Butterfly 里面的 Un Bel Di (晴朗的一天),然后是Turandot, Tosca, La Boma 这些Puccini的经典。。。她们家里放音乐的是一套 Bose 音响,十一个喇叭那种,简直是余音缭绕,听得我飘然欲仙。那时候老狼土包子一个,没嘛文化(现在也是土包子一个,文化水很平),只比张艺谋同志好一点:我是97年前都没听说过Opera,艺谋同志则一直到2003年意大利人去请他来导演Turandot的时候,还没听说过Opera。因为大都以意大利语唱,当时我根本就听不懂那唱的是什么,只是觉得好听死了。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就跟我读初中的时候偷看了一本破烂不堪没头没尾的《红楼梦》第二卷的感觉差不多。大家知道红楼梦第二卷其实没有什么情节,无非就是哥哥妹妹们在大观园吟诗作赋,我那时候因为小,其实看不太懂。但我看我后就沉浸在一种非常感伤的情绪中,feel low, 非常的莫名其妙。我想可能是因为感受到的是一种至美的境界,而自己却生活在一种不堪的尘俗之中的感觉吧。那时候听这些歌剧的音乐,使得我的这种感觉又回来了。当时我就要去买 Bose音响,因为近水楼台,还去百老汇上(Broadway)看了许多歌剧,买了好多的歌剧CD。这就是老狼的歌剧启蒙。

好,废话少说,现在就上传这个 Madam Butterfly (蝴蝶夫人)跟大家分享。故事讲的是一个美国海军的军官,在日本跟当地的一个女孩好上了(巧巧桑)。军舰四海为家,男的一去杳如黄鹤,女的天天在家苦盼心上人回来,“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后来被告知,她的心上人已经另有新欢,并且生了个孩子,让她不必再等他。于是她持刀自尽。临死她的心上人赶到,but too late... Puccini写的尽是这种极其哀婉的故事,他也似乎对东方女子情有独钟。这首 Un Bel Di 就是她在家里思念心上人,想象着心上人在晴朗的日子归来的情景的著名咏叹调。我手里有好多个版本,华人唱的就有黄英的(她出演法国导演密特朗执导的歌剧电影Madam Butterfly 里的女主角,算是这个角色的最高荣誉了吧),和楼下所说的“秀英姐”的。我这里找出一个,是 Regine Crespine 的,非常经典的版本了,大家 enjoy it. 网上因为传输要压缩,效果不太好,凑合听吧。建议大家听歌剧,一定要好音响。

歌词如下:

意大利语:

Un bel dì, vedremo
levarsi un fil di fumo
sull'estremo confin del mare.
E poi la nave appare.
Poi la nave bianca
entra nel porto,
romba il suo saluto.
Vedi? venuto!
Io non gli scendo incontro. Io no.
Mi metto là sul ciglio del colle e aspetto,
e aspetto gran tempo
e non mi pesa,
la lunga attesa.

E uscito dalla folla cittadina,
un uomo, un picciol punto
s'avvia per la collina.
Chi sarà? chi sarà?
E come sarà giunto
che dirà? che dirà?
Chiamerà Butterfly dalla lontana.
Io senza dar risposta
me ne starò nascosta
un po' per celia
e un po' per non morire
al primo incontro;
ed egli alquanto in pena
chiamerà, chiamerà:
"Piccina mogliettina,
olezzo di verbena"
i nomi che mi dava al suo venire.
(a Suzuki)
Tutto questo avverrà,
te lo prometto.
Tienti la tua paura,
io con sicura fede l'aspetto.

英文译文

One good day, we will see
Arising a strand of smoke
Over the far horizon on the sea
And then the ship appears
And then the ship is white
It enters into the port, it rumbles its salute.
Do you see it? He is coming!
I don't go down to meet him, not I.
I stay upon the edge of the hill
And I wait a long time
but I do not grow weary of the long wait.

And leaving from the crowded city,
A man, a little speck
Climbing the hill.
Who is it? Who is it?
And as he arrives
What will he say? What will he say?
He will call Butterfly from the distance
I without answering
Stay hidden
A little to tease him,
A little as to not die.
At the first meeting,
And then a little troubled
He will call, he will call
"Little one, dear wife
Blossom of orange"
The names he called me at his last coming.
All this will happen,
I promise you this
Hold back your fears -
I with secure faith wait for him.






作者:狼协高山流水 发贴, 来自【海归网】












_________________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怒,罢似江海凝清光。


上一次由狼协于2011-2-20 周日, 18:28修改,总共修改了15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狼协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 我的歌剧启蒙(附歌剧Madam Butterfly中的咏叹调:Un Bel Di) -- 狼协 - (4195 Byte) 2010-11-26 周五, 16:54 (5421 reads)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高山流水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关键词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证号: 粤B2-20070336